某日,刻画在我睡梦中的记忆。

夜幕降临,突然寂静的街道让我不知所措,茫然看着,街道的另一头有一位年轻的女子在慢步而来。我走上前去冲她微微一笑,刚欲开口,她便伸出纤细的手指抵在了我的唇上。莞尔一笑,随即道:“这位公子生的好生俊俏,不知为何来此,可曾有心上人?”我心中一惊,难道眼前这位女子就是传说中夜半勾魂鬼?我正想着,突然不然从何而来一股强大的离心力,要将我的灵魂吸出。我恐慌急了,极力的抓住我的灵魂。就在我用尽全身力气,死死抓住不放的时候,那股不知名的力量消失了,我急忙抬头看看年轻女子,此刻已然显露本性,张牙舞爪,面目狰狞,哪里是什么年轻貌美,我想起我随身携带的护身符,想罢,摸遍全身口袋却怎么也找不见。我更不知所措了,于是我转身就跑,那女子虽说非与我同类,但是论速度好像还远不及我。就这样,我不停的跑,不久便不见其踪影,我定睛一看,却还是那条与她相遇的街道,怎么会呢,怎么会呢。我心里虽在想,脚步却未停下,就在我快要精疲力竭的时候,我用余光看到我有左边有一个身影。我扭头一看,那长的奇丑无比的鬼魅竟于我同行,而且是漂浮半空,我怕极了,为了甩开她,我猛一个转身,向来路跑去。也没时间回头再看她了。正在我努力奔跑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森林,我想应该可以藏匿于此,便直闯直入。在转了无数弯路和绕过不知多少大树后,我已经累到几乎要虚脱了,便依靠在身旁的一根大树根枝上休息,眼光四处打量着,四周除了大树的枝干外便没有任何遮挡物,甚至花花草草都屈指可数,正在打量着,我手不小心碰到屁股下的大树根枝,觉得很滑,用手捏了一下,还软软的很有弹性,我暗道,不会是什么动物吧。说罢,我猛然跳起,这时才发现,我刚才坐的是一条巨大的森蚺,此时这条森蚺已经发现我了,高抬着庞大的额头,对吐着标志性的信子,嘴巴里不知道流出来的是毒液还是唾液。因为刚才已休息片刻,此时已恢复此许气力,这场景也容不得我多想,我便抬腿就跑,我一抬腿,森蚺也耐不住了,游动着庞大的身躯追赶我,看它那样子是要吃掉我了,我这么帅,被它吃掉不是又少一个帅哥,更何苦像我这样又帅又好的男生本来就不多。纵观全局,也不能让它吃掉,我一边这样想一边跑,按着来时曲曲折折的小路,我又返回了刚才那条让我心生恐惧的街道,那条森蚺此时还是紧追我不放,我脑中便有了计划,如果能引得两虎相争,我便有机会逃脱,至少博取一丝生机。说完就走,我继续在那条街道上奔跑。身后的森蚺还是笨拙的流动着他那庞大的身躯追赶我。跑着跑着,我便看到先前那位年轻的女子,我想,她定是再次乔装,等着骗下一位过路人。我快步跑到那女子面前,情节与之前一模一样,她依旧用手抵住我双唇,说道那些话语,只不过,这次我那恐惧的内心比先前多了一个计划,我把握时机,就在那股离心力即将到来的前刻,我快步转身,那条森蚺也在恰当的时候出现在我先前的位置,我就这样看着,那条森蚺的灵魂被抽出,那女子贪婪享受看着整个过程,持续短短数秒,女子便把目光投像了我,这时我脑中突然一动,在我的记忆里,有克制她的某种法门,我便努力搜寻着脑海中的信息。原来这女子怕人的血液接触,那女子此时已朝我走来,也容不得我多想,看到地下有一个瘪的没气的篮球,我用力咬了一下食指,顿时血流如水。我赶紧滴在篮球上此许,便迈开了步子,瞄准那女子,用尽了全身力气朝篮球踢去,只听咚的一声。。。我疼醒了,原来是踢到墙上了,这该死的梦,疼死我了。。。。


似水流年

一首情歌并不能诠释所有
像一句话表达不了我爱你
你像候鸟
携着爱意
在阴晴圆缺的日子里飞来飞去
开心时陪在左右
像烈日炎炎的夏日
生气时拒人千里
像寒风凛凛的冬季
偶尔的小惊喜
偶尔的小甜蜜
诠释了幸福的小秘密


初夏微凉

突然的很想你
想念顽皮的你
雨后的路边蹦蹦跳跳溅我一身泥
然后朝着远方笑嘻嘻的狂奔而去
还大声让追上你
当时的我讨厌那场大雨
还有那么一点不满孩子气的你
日子一直过的那么随意
都不知道应该如何珍惜

突然的很想你
想念认真的你
喧闹的街角为我过分的言语生气
然后朝向天空泪汪汪的仰头昂视
我小声训斥着你
那时的我反感你的脾气
但又不得不带上面具表达歉意
时间是逝去的小心翼翼
以至抓不住合适的契机

或许
不久之后又会下一场雨,
可是,
你在哪里?


梦醒如初

一缕阳光透过窗照在脸庞。
揉了揉眼睛,懒洋洋的爬起来。
打开窗子,原来昨夜又是一场小雨。
清晨的微风夹带着泥土的芬芳迎面吹来,
丝丝凉气而后困意全无。
看着那株花儿叶尖存留的一滴雨水。
我笑了。
感谢一切美好还在。


说。
我又想起若干年以前的那个夜晚,
繁星点点,万籁俱寂,
躺在屋顶的简易木板床上仰望。
那时的我,也不过十七八岁,
许下日后努力读书奋斗的誓言,
遥想现在的我。
或是金榜题名的衣锦还乡,
或是西装革履的功成名就。
未曾想是如今这般模样。
我想回到过去,我不喜欢现在的自己。


友情链接



© 2019 VGlele's Ho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