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

那一年我初二,和她一级。
她比我小几个月,懵懵懂懂的年纪,在我看来一切都是孩子样。
有段时间她的状态特别差,学习无精打采,成绩直线下降。
甚至爆胖20斤,我才得知是她家里老人去世。
我很喜欢她,却不知如何表达情感和安慰。
时间不知不觉,初三的紧张时间匆匆而过。
她去了另一个高中,而我们也因此断了联系。
再而后对于她,我只是听说。
终于,我按耐不住寻找她的手机号并联系上了她,
仿佛用尽了这么多年积攒的所有勇气,
她说了很多,大致就是不想在一起。
再后来,听说她结婚了,听说那个男人很像我。
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可是我觉得一点也不像,
如果像我,那当时为什么不在一起呢?


不再见的外衣

说起放弃,突然想起,当时忍着泪说再等你。
等了这么久,以至于时间都记不起。
孤单的身影抵不过重重风雨,叹息着最终放弃。
躲进了街边的超市里,还忘不掉挑选着你喜欢的外衣。
哪里会有人真心对你,不过是一些花言巧语。
我拿着外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和你,却又抽空安慰自己。
泪水忍不住的往下滴,付出了再多终究还是一个结局。
再见了,那身黑色外衣。


很怀旧

街尾的秋千总是荡漾着笑容
花店女孩笑起来很美
阳光照过去
映着侧脸
很暖
那段简单的时光是一篇简短的小故事
花店改为了饭店
早早拉开的卷帘门也不再是微笑熟悉的脸庞
胡子拉碴的老板总是在我不经意经过时挥手招呼
他拿着菜刀舞动的行云流水
她拿着菜单穿梭在人来人往
花店女孩成为了饭店老板娘
再也不会那么笑
再也没有那么暖
我很怀旧
那段简单的时光


时隔多年,我终于想起那份早已无处寻匿的情结。
大一。
她叫晶,江苏人,一头长发,一副小小的黑框眼镜,入学时坐在教室的第三排。
他叫谦,潍坊人,头发略长,皮肤很白,笑起来很像女生,那是坐在我的旁边,也恰巧是我的室友。
初入大学的生活总是充满幻想与渴望。
于是谦和晶在我们损友的各种撮合与胡闹下成了情侣。
大学的情侣也无非是晚自习后的操场与人工湖。
那里很少有僻静的空位,牵牵手说说情话大概就是所有大学恋人能做的事。
想不起是多久以后,或许是十天,也或许是一个月。
晶在那天的晚自习期间给我发了条短信。
“一会陪我去地下超市喝杯奶茶”
愣神,那时候单身的我哪喝过奶茶。
虽然年少,却也知人情世故。因为怕谦看到,晚自习没上完,我便早早的去了地下超市奶茶店等她。
可惜当时的我那并不知道这不是一个寻常的夜晚,也正是如此,我埋下了多年的情结。
没过多久,她也翘自习课过来了。在走廊尽头朝这走来,抱着几本书,低着头,长发垂直落下,一身白色的连衣裙。
我急忙点了两杯奶茶,该死的店员还问我要什么口味,我一句随便,便成了我在那以后再也不喝奶茶的起点。
因为尝过以后,甜的我已经不知道如何形容,只是喉咙一个劲的抵触,想将本来就没喝下几口翻涌而上。
她坐在我旁边的座位上,笑着轻声说了声谢谢。气氛突然很尴尬,从来没有女孩子跟我讲谢谢,也未曾如此温柔。
我说了句没事。便接着问他什么事,是不是跟谦吵架了。
她喝了一口奶茶,45度的优雅道:“其实我并不喜欢谦,我跟他的性格也合不来,我喜欢MAN一点,而他却那么娘。”
天真的我以为,那真的是曾经我在初中时的同学一般,真心相对。
为了谦,我便当起了传道士,在我自己感情生活并不丰富的情况下,安慰并教导了她很多很多如今我记不清的话。
她不语,拿起那杯喝完大半的奶茶,叫我帮他抱着书,送她回宿舍。
而我的奶茶却依旧满杯。
在回去的路上,她跟我说她喜欢哆啦A梦,她喜欢一切蓝色,她喜欢吃瓜子,更喜欢听林俊杰的歌。
她突然侧过头,莞尔一笑道,其实我更喜欢你。
望着漆黑的天空,那时候的我根本顿悟不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我彻底呆了,随后几秒的空白。
我急中生智,尴尬又勉强着笑道“神经病”,而后彼此哑口无言。
到了她宿舍楼下,我说书给你,她回头说了一句,记得我最喜欢蓝色的哆啦A梦。随后转身上楼。
我反身往宿舍走,抱着那些不属于我的课本。
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面对这件事。或许是玩笑也或许年少。而当时的我并没有深究事情原由。
转眼间回到了宿舍,谦在我斜铺抽烟,我把书往书橱一扔,快步爬了上去,被子挪了挪位置就躺下拿出手机掩饰。
心虚的没有说一句话。
平时热热闹闹的宿舍,我以为是因为这个主力队员没有带头才那么寂静。
手机键盘的哒哒声和吐烟的呼吸声便是宿舍的全部。
我在想他们应该看出了我的不对,仿佛我的心事就像一副图画,一场电影一样摆在他们面前,一览无余。
可心虚的我却没有看出谦的不对,如此寂静了许久,胖子说:“谦,说出来吧。没必须这样。”
我心咯噔一下。
胖子又扔给谦一支烟,他缓缓的点着,冲我笑着说道:“还是你比较帅啊”
我心又咯噔一下,事情就是这样,总是往你想象中最坏的处境发展。
我反问道:“什么意思?”
谦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许久才吐出来,伴随着一声咳嗽。
“她今天中午跟我分手了,说她喜欢你,还让我帮忙撮合,她还跟我说今天晚上约你去喝奶茶,跟你谈,叫我不要生气”
胖子接着对谦说道:“当时不是我们几个撮合的你们,怎么现在还有这么一出”
谦没回话,看着我,四目相对。
我从心虚变成了愧疚。我并没有想到事情如此的真实。其实我压根并没有谦帅气,也远远没有她会哄女孩子。
我坦白道:“是,今天晚自习她叫我去了趟奶茶店,回来的时候在路上她说喜欢我,我没说什么,就回来了。”
我万万没想到,接下来,谦哭了,眼泪从眼角滑落,一滴一滴。我不知所措,那并非为我哭泣,却因我而起。
而那一晚,我被胖子谴责,被其他舍友冷落。谦没有说什么,我却一样难过。
第二天。
上午上课,谦没有来。除此之外一如往常。
中午下课,晶跑到我面前,拿着一个橡皮大小的哆啦A梦挂件,说,这个送给你,但是你中午要陪我吃饭。
我无言反驳,只是说了一句我不去。
她愤愤的走了,我接着收拾桌子上的乱七八糟。
一会儿她的一个舍友,名字记不清了,但是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在那个时期,她那一对大如烧饼的耳环。
对我拉拉扯扯的说一定要跟我好好谈一谈。
于是我叫她跟我去个僻静些的地方,楼梯的尽头是5楼到阳台的铁门。
我摸了一下铁门,一层灰,于是半靠在护栏上,点了一支五块钱一盒的红将军。
我还未吸一口,她一把夺了过去。特别生气的说道:“你到底什么意思,行还是不行”
那一刹那,看着她的样子,我还以为我把怎么滴了,她才会这样的表情和语气。
“什么行不行,你先把烟给我”我心疼道。
她吸了一口,说“就是当晶的男朋友,行不行啊?”
我笑道“你觉得行不行?我跟谦一个宿舍的,而且关系那么好,当初他俩还是我撮合的”
这几句话,就是我能反驳的一切了,当然,还有一句“而且我也不喜欢她”没有说出口,我本不想说过分许多。
她又吸了一口烟,情绪平静了许多,说道:“那你喜不喜欢她?就说一句”
“不喜欢,没想过”我秒回道。
她烟没抽完,想顺着铁门的缝隙中弹出去,又没弹准。烟灰落了一地,烟台还闪着火光。在我看着这一切的时候,她已经下楼了。
而后的几天,互不打扰。我和谦也是形容陌路的过着。
直到有一天,我收拾桌子,发现旁边还散落了几本书。我才想起那天晚上她的书。
恰巧,脑中一闪而过,不会是电视剧中的桥段吧,书中有纸条?
清秀的字迹和感人肺腑的情话?还是写满了故事的信纸叠成的千纸鹤?
好奇心打动了我,我翻开每一本书的每一页,寻找那些我本不渴望却又希望出现的东西。
然而,我失望了。我竟然是失望了,我失望的是她没有给我写情书吗?
后来的我才明白,这种被动型的感情,存在于每个人的年少。
其实我本不喜欢她,可是我去翻开书本的那一刹那,我自己把自己骗了。
我在想,如果书中真的有发现,可能而后根本不会有那么多的故事。
晚自习前,我给她发了一条短信“操场门口见吧,我想和你谈谈”
其实,本意并不是如何,只是想结束这一场毫无意义的闹剧而已。
那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被自己的好奇心骗的一步步走投无路。
晚自习我没有去,操场也并没有多少人。
我在门口旁边的阶梯上坐着,将那几本书垫在屁股下面,看着三三两两的情侣在这个微凉的夜晚牵手散步同行。
未等深思,她拍了拍我的肩膀,另一只手抱着几本书。
我笑道:“你也带坐垫了”
她迟疑了一下,略带生气道:“这可是我的书”
我站起来,拿起了略带温度的书,说:“走走吧”
在跑道最外侧绕着操场大半圈,到了器材区,就是几个单杠,双杠。
我扶着单杠的柱子坐在了草坪上,经过一天暴晒的草坪此时温度适宜。
她将书摞在了我旁边的书上,然后在我对面一米处也坐了下来。
我又站了起来,她疑惑的看着我,我缓缓的在牛仔裤兜里掏出了烟和火机后又坐了下来。
她安静的看着我点燃了一支红将军,其实也看不清晰,夜晚的操场天色渐黑,门口的路灯也照不了这么远,她又带着眼镜。
我说道:“谦那天晚上都哭了,现在我和他也不说话了,我肯定不能当你男朋友”年少的我就是那么没有思绪的乱说一通。
她淡然道:“他哭不哭跟我没关系,那你那天晚上跟我舍友说不喜欢我,是真的吗?”
我突然感觉到,如果我说真的,可能她会离我远去,所以我言不由衷的说了一句“跟这个没关系”
其实我并不是真的舍不得,而且虚荣心作祟。
后来,那次操场的聊天,也并没有改变什么
反倒是她更爱在我面前哭了。
不温不火的过了许久,我和谦的关系慢慢的缓和多了


待续


最好的人,恰巧就在手机那头。

相见的日子匆匆,不见的日子漫漫。
不知多久,不知何时,习惯了不见的生活。
手机便代替了一切。
在每次挂掉电话之前,仿佛此时的时光飞逝,想全力的诉说许久以来的情话与思念,却止于唇齿。终究或是一句再见,亦或是一句晚安。
习惯也会厌倦。
当争吵来袭,疲惫的身子举着乏力的胳膊,撕心裂肺的争论不休,终被手机里的嘟嘟声结束,才发现手机代替不了一切。至少这时候你无法动手,可能是耳光,也有可能是拥抱。
当我这么想,最好的人应该是在眼前。
其实不然。
无奈,错位了那么多原本贴切的生活。恋人分居,家人异地。
不管如何,始终在手机那头有说有笑,有哭有闹,才会最终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最好的人,恰巧就在手机那头。


友情链接



© 2019 VGlele's Ho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