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只表,滴滴哒哒的记录着我们每时每刻的一切。

就说我吧,我会记着说过的话,做过的事,以及她离开的日子。

当然,不只这些,我想说的也不是这些。

我想说说信任。

信任是一种依赖关系。当这种关系像同向而倒的树一样,那么这种依赖就会不复存在。总以为自己是诺米骨牌的第一只,却只是被别人推倒了自己。

我把信任给别人,我信任我身边的人,朋友,同事。

我以为那只是无意间的话语。

一次,两次。

我终于懂了,才有理由写下它。

以前听大人们说,社会的残酷,可怕。现在我是大人了,我竟然还像当年那样,我喜欢那样。

于是,我被“那样“伤害了,其实也算不得伤害,就是一点点的失落。

一次,两次。

于是,我不在“那样”了,我应该“这样”了。

这样,我学着去伪装。

一只蹦蹦跳跳的小兔子,却不得不披上老虎的外衣。迈着稳健的步子,张牙舞爪。

可笑的是,仅仅只是为了避免伤害。

Trust is like a paper. Once it’s crumpled, it can't be perf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