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二小姐恍如隔世,
如今的傻小子亦不从前。
可那短暂时光谁会在意?
夜晚的微笑又谁会看清?
二小姐映着漫天的雪花,
傻小子的伞敌不过晚风。
微风掺杂了时光的匆匆,
伞下的暖意敌不过寒意。
从那以后像是广场风筝,
以为线是牵绊守候念想,
而却不以为是良久不见。
后来,
二小姐走了。